视频加载中,请稍候...

  采访对象:左炜,男,湖北武汉市人,1974年出生,1991年进入中建三局参加工作,现为中建三局厦门分公司东南航运项目副经理。工作中,他是同事和工友们信赖的资深工程师,生活里,他是富有情趣的书法爱好者:参加工作的29年,其书法作品多次获奖/入展,有武汉市首届青年书法篆刻展;武汉市向人民汇报“书法汉军”隶书展;第八届湖北省书法篆刻作品展;“徐霞客杯”全国书画大赛二等奖;全国楚文字书法展;“长江颂”国际书法收藏大展优秀奖;“守望兰亭”福建省第四届书法篆刻展;湖北省隶书名家邀请展等知名奖项和书法展,是名副其实的“工地墨客”。

  左炜文字采访实录:

  采访问题:为什么爱好写书法

  左炜:我是一名建筑工人,书法是我从小的一个爱好,我读书那个时候,条件很有限,从硬笔、钢笔书法写开始,后来到厦门参加工作,有了工资,就自己买毛笔和纸,在宿舍里自己在写字。写的时候,最早也不是很明白书法是怎么回事,只是按照以前的书法字帖,买几本字帖回来自己临,当时也是写了很多,也走了很多的弯路。

  刚参加工作,也年轻,平时也没什么事情做,那个时候没现在这么多娱乐的,电子产品等,当时也比较艰苦,毕竟是建筑工人,在工地上条件是很艰苦的。爱好,能一直延续在后期直到现在,主要是因为书法对我来说是一个梦想,从小立志当一名书法家。书法家具体是做什么的,我并不清楚,只是听父辈们说,就是说当时家乡附近有几个写得好的,还有我们读书时候的老师,他们字也写的相当好,对我的影响也比较大。参加工作之后,没有老师教,条件也比较艰苦,也没什么钱去拜名师,只能说自己去写,坚持了好多年,随着信息也比较发达,在网上也了解了一些书法方面老师的招生信息,后来也去拜了一些老师,让自己书法的道路慢慢的趋向专业化,近几年也投了一些展,有市展、省展、全国展,有些作品也被当地的湖北省博物馆也收藏,还有几个其他的机构也都有收藏。

  书法一路走下来,断断续续的差不多有20多年了,走弯路也走了很多年,最近几年有了一些起色,慢慢的专业化,虽然说是一个爱好,但我们老师有说过,要做一个专业的业余爱好者,在业余里面要做到专业。厦门有一位名家叫叶韶霖,当时我跟他学过一段时间,受了他影响也很多,在书法的风格这块的取法,以前最早是唐楷,从唐楷入手,写了一段时间,觉得和自己的性格,和这个笔性不是很契合,后面就换了一个隶书。汉隶,就是汉朝时期形成的一种书体,最早应该是起源于战国末期,当时隶书也经历了几个阶段,从他的萌发,发展到高峰,再到最后的一个没落,经过了很多阶段。而选隶书,一开始也是自己学,也没有系统的专门去学书体,只是说喜欢了就拿来写一下,后来通过系统的学习,了解了书法史、汉隶的演变。

  经过系统学习后,我就根据自己的性格去选择写的最顺手,最舒服的笔法。我的书法老师,建议我写莫邪一派的书风,因为汉隶也分了很多大类,比如有古人在竹简、竹片、帛、碑上书写的都大有不同。而刻在摩崖石上的文字,比较粗犷,经过两千多年的风吹雨打,整个书风比较大气、磅礴,也比较苍茫,我本身也比较喜欢,所以影响了我的书风。

  采访问题:为什么觉得这样的风格适合你?

  左炜:因为我本来就是做建筑的,经常和工人工友一起,他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,我们最早工人的文化素质不是很高,有句话不是说“仗义每多屠狗辈”,这种人更容易打动人,他们的性格更真诚。那我觉得这种书风,和底层的人是比较契合的,本身这一路的书法不是出自于士大夫,书风更趋向于民间。许多汉碑文字未标注作者,因为大多出自工匠之手,跟我们建筑工人一样,只是分工不一样,我们建房子,他们雕刻的,这属于再加工,所以这感觉和我们比较契合。这个书风,比较原始古朴,没有那么多装饰的东西,没那么多矫揉造作,写起来很顺手,所以这么多年一直坚持写,这类书风的代表作也比较多。

  采访问题:那回到您个人这块,我想问的是从最开始,您第一次在空地上写,哪怕是回到宿舍写,第一次还记得是什么时候吗。

  左炜:第一次的话应该是在91年,当时我刚从学校出来,参加工作,到工地上实际上心里反差挺大的,因为工地上的环境艰苦,当时我们在学校里是写写画画,在工地落差很大,不过不管怎么样,对书法这块始终没丢。在工地上闲下心的时候,会随手拿起钢筋,在地上画,有些字的字形结构,会在大脑里面思考,一旦闲下来,就随手写下来。当时宿舍条件也很艰苦,人多且没桌子,没办法,只能在床上面写,把床铺掀开就在床板上写。

  采访问题:这么多年,您是怎么平衡写字和工作之间的关系?工作这么辛苦主要是。

  左炜:我觉得这不叫平衡,这叫一个调剂,是因为辛苦,白天都是体力活,一天下来,很累,但是内心的追求始终没有放弃,因为有书法的调剂。有时候白天在工地工作可能不是那么顺心,或者是受到一些委屈,自己就会回到宿舍,通过书法来调剂自己。这么多年也是这样过来的。毕竟书法博大精深,其实不单单是写字,连自己的思想也因为书法而不断地去改造。

  采访问题:我看您写的这个字体,其他工友最早可能文化水平参差不齐,他们眼里你是怎么样的,一般工人是打牌喝酒。

  左炜:建筑工人有很多打牌喝酒的,我总觉得自己跟他们不一样,不一样的地方可能就在于我坚守这个写字,对他们来说,他们也是这么认为的,觉得一个人还是要有爱好,有了爱好就有能量,也总感觉自己要做到与众不同。不能说往大了说,你从小了说,至少在我们这个圈里面,你要做到和别人不一样。我觉得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我坚守了书法,坚持了别人坚持不下来的。其实很多人也喜欢写字,而且写字这个东西也比较简单操作,拿只笔拿张纸就能写,那为什么有些人就能走到专业的路上去呢,那就是因为坚持,或者就是说坚持的方向是正确的,他才能取得成果。

  采访问题:那您其他人有影响吗?

  左炜:说实在的还是有影响的。主要是影响一些喜欢写字的人,因为写书法,实际上也是很孤独的一件事

  采访问题:您觉得自己是另类吗?

  左炜:另类倒不是另类,这不能说是另类,相反来说更融入我们的一个环境,因为书法本来和其他的艺术不一样,他其实是一个入世的东西,不是出世的,对周边的影响,有些人也会喜欢书法,经常会说一起交流探讨,毕竟我走的路比他们要远一点,他们跟我请教的地方比较多一点,我涉及的门类比较多。

  采访问题:所以他们请教您您也很开心

  左炜:当然也很开心啦,书法其实时很孤独的事情,经常自己一个人面对孤灯,家里面挂了一江湖夜雨十年灯,我写了这么一句话,实际上是很孤单的事情,感觉到在人前拿笔去写很潇洒,实际上背后花了很多的功夫,特别是以前白天拿榔头棒子,都是体力活,晚上拿毛笔,手都会发抖,手不停的抖,慢慢的写下来,你坚持可能一个小时,两个小时之后,你内心就慢慢平静了,形成了一种气场,你走到哪个地方别人能感受到。我也能带动一些书法爱好者,影响我们工地的一些工友。

  采访问题:这些年从临摹到自己创作,特别是自己创作,写的主题都有哪些?有没有一些变化?

  左炜:这些年,创作实际上比较少,临帖比较多些。创作的话,可能就是自己内心有些冲动,就会拿笔去创作,或者去投展会去写一下。内容的话,一般是选一些比较正能量的古诗词,对联这样的,有些东西再怎么说,书法还是正能量给人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,我的整个书风也是这样的,能带点阳刚的气息,给人一种积极向上的心态。

  采访问题:您最满意的一句话是什么?

  左炜:这个还真没有思考这个问题,从来没有真正满意的,因为不断的在否定自己,说实话。最喜欢的诗词的话,也没有很多,因为激发自己创作的欲望的话,很难,除非偶然读到一句诗词,正好手上有笔,那个时候比较契合,更多的还是自己比较冷静的时候,然后去进行创作,这个东西还是要以技法为主,情感为辅。有些人可能搞反,毕竟书法也是一门技术,才能叫做书法,他叫法,是有法度的。

  采访问题:这些年,写书法过程中,社会的一些发展,有没有在您的书法中有一些印证和体现?因为我们的社会毕竟在发展

  左炜:社会的发展对我自己的作品当然有一些,环境的变化,给我提供了一些更多的便利。国家的形势也是一个积极向上的态势。比如说隶书经过一个没落时期,清朝的时候又兴起了。

  采访问题:那么,写字条件和工作条件的变化,本职工作发生了什么变化,写字又发生了什么变化。

  左炜:工作上的变化肯定有,比如我的领导、同事知道我喜欢写书法,也给我提供了很多便利,比如我的住宿条件,从原来很多人住一起,现在也变成单间,随着自己工资收入增高,也买了一些比较好的纸张,为了让自己作品更专业,还去找那些篆刻家给我篆刻了很多印章,这都是对我作品随着环境的提升而改变。有些作品,字写得好,如果印章印的太差,档次也提不上来,不断地去营造作品的氛围,这个和环境也是息息相关的。

  采访问题:给我们展现一下您最喜欢的作品,讲解一下里面的内容

  左炜:我给你展现最近创作的一个作品,这个作品还没落款,写的是诗经大雅文王的一篇文章,传说是周公写的一篇文章,诗经记录文王的一些事迹,周文王在周朝,整体是用石门颂的诗风创作的,这个字写的纸张比较大,有2米4几,当时也是想着投展的,后来没寄出去。

  我写这个隶书,也临了很多碑帖,比如刚说的石门颂,可能是我用的时间最长的,还有张迁碑、曹全碑、好大王碑,还有一些泰山金石玉的金刚经。我们刚说的这些所谓的字体,整体来说是隶书,但隶书又分为好多种风格,当时康有为就评说,一碑一奇,它每一种拓片都是一种风格,不管我的风格怎么变,都是围绕汉隶在打转。

  采访问题:您觉得20年来,社会发生了什么变化,从您青年成为一个中年,您觉得社会发生了什么变化。

  左炜:我觉得发生了很多变化,我十几岁来厦门,这一晃快30年了,当时厦门也是刚刚起步,我是厦门最早的建设者之一,公司是85年,被厦门市政府从武汉请过来的,我是91年参加工作的,算是见证了厦门的建设和发展,厦门整个高楼都不多,我们来了之后,才慢慢看到厦门的高楼,我们建设了很多厦门的第一高楼,我都有参与建设,从20层到30层到40层50层,从100米到200米到300米,可以说不断地刷新城市的高度,目前来看的话,整个厦门的发展是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当时我来厦门的时候,公交车都没几路,总的才十几路公交车,那个时候整个周边都是渔村鱼塘,现在走出去,看不到以前的样子了。